北方两队一度拖欠3个月薪水 球员续约难谈上港非孤例
文章来源:南方都市报 广州富力在开赛前的最后一场热身赛上。富力俱乐部官方图 特殊的一季不仅仅跟疫情有关,还跟中超经济环境处于关键转折点有关。 中国足协在去年年底颁布了严格的财务政策,驱使各俱乐部大幅减少投入,以打压中超金元泡沫。实际上足协的举措很符合绝大多数中超投资人的利益诉求。去年夏天12家中超俱乐部投资人曾联合签名,催促相关部门尽快成立职业联盟,其中一个目标就是降低各俱乐部预算,减轻母公司负担。当时还没有疫情,但投资人的经济压力已现,疫情来袭,说屋漏偏逢连夜雨不为过,各家俱乐部减少预算的决心更坚决。 疫情期间,大连人俱乐部第一个坚决执行降薪政策,所有球员、教练至少放弃了一个月薪水。随后国企上港集团也跟上,实行疫情期间减薪政策。更多俱乐部没有临时减薪,但也都用各自的方法在应对财务压力。 北方两家俱乐部一度拖欠三个月薪水。向来行事稳健的广州富力,没有临时减薪或拖欠薪水,但在与年轻球员或老将续约时,降低了薪资标准。 向来大手笔的广州恒大最新出炉了《足校球员晋升一队限薪令》,未来恒大足校学员在一队效力期间的顶薪不能超过税前500万元人民币。早前,恒大已经让4位高薪老臣离队了。作为过去10年的中超风向标,广州恒大现在的态度表明了一切。 7月14日,上海上港队门将颜骏凌接受媒体采访。新华社发 以上海上港为例。球队多名球员处于合同年,面临续约,但俱乐部开出的续约条件并不让他们满意,甚至有球员公开借助社交平台表达不满,这自然是加大了俱乐部的管理难度。但国际疫情对上港集团的主业影响颇大是事实,国企在足球的投入上开始缩减预算也是任务,球员收入受影响是必然的。 球员能否及时认识到大环境在改变从而调整好自己的心态?其他俱乐部也有球员遇到合同最后一年续约难谈的境地,上港不是孤例。